首页 > 法律新闻 > 法制新闻

键盘侠都是些什么人?挪威记者用镜头记录网络喷子现实中的样子!

张玲华 2017-09-30 10:00:57

每当看到有人在网络上留下仇恨言论时,你会不会好奇他们是谁,是因为怎么样的想法才会留下这些话语呢?今年3月,一名挪威摄影记者就用他的镜头一解这个谜团。图为42岁的挪威人薛翁,他过去曾是坚定的反移民者。寻找喷子身份时

 每当看到有人在网络上留下仇恨言论时,你会不会好奇他们是谁,是因为怎么样的想法才会留下这些话语呢?今年3月,一名挪威摄影记者就用他的镜头一解这个谜团。

1.jpg

图为42岁的挪威人薛翁,他过去曾是坚定的反移民者。

寻找喷子身份时的意外发现

三年前的圣诞节,当摄影记者林恩(Kyrre Lien)像往常一样在阅读网络文章时,有些留言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不太记得确切内容是什么了,但是肯定跟移民有关。”林恩说:“只是留言区里出现这么多仇恨情绪引起了我的好奇,让我想知道这些人在网络后面的真实身份,所以我就这么做了。”

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

“他们看起来都是好人”

林恩指出,这些人看起都非常普通——他们可能有家室、外表看起来也很和善,在网络上的模样却不是这么回事。这样的冲突感让他想要更进一步理解这些人到底是谁,是基于什么想法说出这些话。

于是,在《卫报》、贝尔塔基金会的支持下,林恩花了三年拍摄的纪录片《键盘侠》(暂译,The Internet Warriors)在今年3月完成了。

2.jpg

图为林恩(左)前往美国,访问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的画面。林恩提到自己尽可能找到越多种人越好,而这3年他的受访者遍及美国、英国、挪威、俄国、黎巴嫩。

尽可能地找到各种喷子

林恩通过Facebook、Twitter、网络新闻的留言栏搜集并主动联系各式各样的喷子,这些人可能是针对*别、民族、文化、政治立场等议题发表言论,林恩提到自己起初接触了200名潜在的受访者,不过有半数都拒绝接受访问。

“毕竟他们有很多是讨厌主流媒体的人,也都不怎么喜欢记者,”林恩说:“但还是有许多人非常想要表达他们的想法。”

唯一一种喷子是例外

不过林恩在网络上找到的各种喷子中,只有一种完全不愿接受采访,他说:“我接触了非常、非常多的厌女者,想要了解他们的想法,但是没有人愿意公开谈论,这本身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不谈政治都没问题

谈到那些接受访问的人,林恩指出,那些写出仇恨言论的大多数在现实中都是好人,有些人在初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会端出茶和饼干招待他,“然后你谈到政治的时候一切就风云变*了”。

3.jpg

在近半个小时的纪录片中,林恩会先请他们念出自己的评论,然后再谈论自己的想法。画面中的女*在Facebook上的留言写到:“那些社会主义者想让‘海上难民’进到他们家中。好极了,当个社会主义者,不如杀了挪威吧。”当时她的老公在视频中说:“我也是移民耶。”她则回应:“对啊你是移民,但你不是恐怖分子。”

讨厌所有移民

在facebook上写到:“他妈的伊斯兰,不准你为这种邪恶的宗教辩护。”的杰克森(Robert Jackson)来自英国,今年50岁的他是名钢铁工人。

杰克森提到自己反对英国境内的所有移民,也不在乎那些难民来自哪里、从哪里逃来,而更令他生气的,是英国政府的官僚主义,因为他每6个月就得帮他来自泰国的妻子重新申办一次签证。

担心欧洲同志化

51岁,来自俄国的学生维希克维奇(Alexandra Velichkevich)在一篇提到美国驻俄国大使是同志的新闻下留言道:“以整个欧洲世界为耻!!王八蛋,甲甲到处都是。”

维希克维奇在受访时提到,自己并不把LGBT社交视为敌人,但是认为他们是“有缺陷的人”,她说:“他们应该停止到处卖弄。他们已经毁了那面旗子了。我以前很喜欢彩虹的,但现在我不再喜欢了。”

喷子不是我

21岁,来自威尔士的琼斯(Ashleigh Jones)曾经在twitter上说美国明星Lady Gaga是“婊子”、说艾米舒默(Amy Schumer)是“破麻”。

不过琼斯并不认为自己是喷子,她说:“喷子是在说那些让讨论没办法进行下去的人,但那不是我。”

对琼斯来说,每天在twitter上留言是抒发情绪的一种方式,她称自己的留言风格“既诚实又残酷”。她也提到那些批评她的人一点都不令她感到困扰:“因为我有很多*爱,所以我不可能是丑八怪。”

碰到“还可以”的穆斯林

42岁的薛翁(Kjell Frode Tislevoll)是来自挪威的零售业店员,他曾经留言认为挪威要实行黑白种族隔离、也认为穆斯林应该要受到管制,不过自从有一名穆斯林移民成为他的同事后,情况就改变了。

“他还可以,”薛翁说:“所以我关于移民的问题就消失了。如果我碰到以前的自己,大概会和他吵起来吧。”在林恩所拍摄的纪录片《键盘侠》,林恩表示自己在种种仇恨言论中都看到了类似的情绪:愤怒。

听到、理解不同的声音很重要

严格说起来,这并不是部容易消化的视频,但是林恩相信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是必要的,他说:“有非常、非常多人觉得很孤单,觉得被社会抛弃了,而且有很多人都是自己霸凌自己的受害者。”

“但是终归来说,我理解到人是可以改变的......如果我们想要改善现在的网络生态,我们就不能够闭上眼睛,假装这些人都不存在。倾听他们的声音是重要的。”

上一篇  1 2 3 4 5  下一篇

I 热点 /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