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新闻 > 法制新闻

称不上获胜的胜选 德国国会大选结果出炉

小柯 2017-09-25 20:13:49

周日,德国国会大选出炉,默克尔毫不意外地确定第4次连任德国总理,然而,对她或是她所属的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来说,这样的胜选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确定连任后,在基督教民主联盟总部接受党员祝贺,这次基督教

 周日,德国国会大选出炉,默克尔毫不意外地确定第4次连任德国总理,然而,对她或是她所属的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来说,这样的胜选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结果。

1.jpg

德国总理默克尔确定连任后,在基督教民主联盟总部接受党员祝贺,这次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得票率比2013年少了8.6%。

公开的民族主义政党入国会

在德国国会大选出炉后,获得32.9%得票率的偏右派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Party, CDU/CSU)虽然保住了国会最大党的位子,得票率却是自二战以来最糟糕的结果,与此同时,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则得到12.6%的得票率,成为国会第三大党,这也是超过半世纪,第一次有公开的民族主义政党进入德国国会。

希望有更好的结果

在向支持者发表感言时,已经执政12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虽然感谢选民对基督教民主联盟的信任,但是她也直言,自己希望国会大选能有个“更好的结果”。

和不同声音的人沟通

默克尔也承诺她们会更进一步去理解那些投给德国另类选择党的人们心中的想法,也会更着眼在经济、治安议题上,并试图解决移民的根本原因。

过去在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下,约90万民难民和移民进入德国,其中有许多人是来自叙利亚,BBC形容,德国选民可谓是通过这次的大选来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进行表态。

2.jpg

社会民主党党魁舒尔兹正在向选民打招呼。在大选结果出炉后,舒尔兹也宣布他们将成为最大反对党。

第二大党的寒冬

国会第二大党,立场偏左的社会民主党(The Social Democrats, SPD)也一样迎来了二战后最糟糕的大选结果,仅得到20.5%的得票率,与2013年相比少了5.2%。《德国之声》认为,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长期与基督教民主联盟共组“大联合政府”的社会民主党未能把自己与前者的特色做出区隔。

决定要跟最大党分家

社民党党魁舒尔兹(Martin Schulz)便称这对社民党来说是个“苦涩的时刻”,他也称这样的结果意味着“大联合政府”的结束,社民党将成为国会里的最大反对党。

3.jpg

选务人员正在整理一张张选票。外界推测接下来极有可能出现“牙买加”联盟(Jamaica coalition):黑色代表基督教民主联盟、黄色是自由民主党、绿色是绿党;与牙买加的国旗颜色相呼应。

联合政府的选择有限

面对社民党表态不合作,默克尔在选择共组联合政府的政党变得非常有限。

一般相信,为了确保执政政府在国会中具有过半席次,基督教民主联盟接下来会与绿党、自由民主党(Freie Demokratische Partei, FDP)共组联合政府。然而,这三个政党对于环境保育、是否支持私营企业、欧元区等议题上有很多分歧,因此在筹组联合政府的过程不仅路漫漫,对默克尔来说,她未来在执政上也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崛起

当然,这起大选中最令社会关注的,莫过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的崛起。德国另类选择党在这起大选中得到12.6%的得票率,比4年前高出7.9%,这不仅让德国另类选择党首次进入国会,取得88个国会席次的他们也将成为国会第三大党。

4.jpg

在德国另类选择党成为国会第三大党后,许多人也纷纷上街抗议。画面中的示威者拿的标语写着:“不要重演历史!”

没有种族歧视也不仇外?

德国另类选择党在2015年,人们对默克尔的移民、难民政策不满时崛起,虽然德国另类选择党共同党魁慕腾(Jorg Meuthen)不断强调他们“既没有种族歧视也不是仇外”,不过德国的政治分析家奈德麦尔(Oskar Niedermayer)整理了德国另类选择党过去的主张,认为“反移民、反难民、反伊斯兰、恐怖主义论述”可谓是该政党的核心招牌,这也是德国社会普遍对他们的印象。

“不要纳粹”  数百人上街抗议

在德国国会大选结果确定后,数百名对德国另类选择党不满的人们也走上柏林、法兰克福、科隆、汉堡等大城市抗议,高举“纳粹滚出去”、“种族歧视不是另类选择”等标语。

5.jpg

图为周日稍早,人们在投票所排队领取选票,准备投给心目中的政党。这次的大选投票率有77%。

在政治上影响力小

面对德国另类选择党成为第三大党的事情,《德国之声》记者雀斯(Jefferson Chase)指出,其实另外5个进入国会的政党都没有要与德国另类选择党结盟的意思,因此德国另类选择党未来4年在国会的实质影响力可能不会太高——就像过去的绿党和德国左翼党。

可能会让政治风向更混乱

不过雀斯认为,真正的挑战在于对德国社会的影响。依照德国的政治文化,任何谈论德国政治的节目、机构在未来都必须提供德国另类选择党一个发声的舞台,而他们的论述无疑会让德国社会面临比过去更加混乱的情况。

上一篇  1 2 3 4 5  下一篇

I 热点 /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