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新闻 > 法制新闻

被基地组织绑架是什么体验?南非人质麦高恩被偷走的那六年!

马乐 2017-08-11 16:13:48

在被基地组织绑架的这六年,南非人质麦高恩获释的希望一次次破灭,就在他不相信自己可以回家的时候,自由终于向他张开双手......被基地组织绑架六年的南非人质麦高恩(图中),在父亲(图左)和妻子(图右)的陪伴下在南非召开记者

在被基地组织绑架的这六年,南非人质麦高恩获释的希望一次次破灭,就在他不相信自己可以回家的时候,自由终于向他张开双手......

1.JPG

被基地组织绑架六年的南非人质麦高恩(图中),在父亲(图左)和妻子(图右)的陪伴下在南非召开记者会,席间也谈到了他这六年来的人质生活。

看了六年候鸟迁徙  终于可以回家

在麦高恩(Stephen McGowan)看了六年候鸟迁徙往返于撒哈拉沙漠后,他终于被基地(Al-Qaeda)组织释放,重回家人的怀抱,结束了他六年炼狱般的人质生活。

周四(10),麦高恩在父亲和妻子的陪伴下在南非召开记者会,这也是他在七月底获释后首度在媒体前露面。除了感谢各界的帮助外,麦高恩也谈到被基地组织绑架这六年来的生活。

2.jpg

图中红色地标处为廷巴克图,这是西非马里共和国的一座城市,位于撒哈拉沙漠的南缘,麦高恩就是在这里和其他游客一起被绑架。

恐怖分子冲进饭店绑人

时间回到2011年11月25日,当时麦高恩骑着摩托车横跨撒哈拉沙漠,期间他落脚在西非马里共和国廷巴克图(Timbuktu)的一间小旅馆,直到一群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冲进饭店,绑走了他和其他三人。

其中,一名来自德国的观光客被射杀,麦高恩和一起被绑的荷兰人李杰克(Sjaak Rijke)和瑞典人古斯塔夫森(Johan Gustafsson)被媒体称为“廷巴克图三人组”,而麦高恩是廷巴克图三人组中最后获释的人质,李杰克在2015年获释,古斯塔夫森在今年六月获释。

还好绑匪不知英国籍

麦高恩提到,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应该不知道他有英国双重国籍,否则他可能活不到今天。对基地组织来说,持有英国国籍的人质是能和当局讲价的筹码。

遭绑后不久,麦高恩看着在撒哈拉沙漠营地宰羊的绑匪,他心想:“我搞不好会第一个被杀,因为我有英国国籍。”

3.jpg

除了得担心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对自己不利,遭绑的人质也得想办法适应撒哈拉沙漠的极端气候和干旱。

被链条绑住  挤成沙丁鱼

对麦高恩来说,遭绑的第一年特别难受。一开始,他们晚上会被链条绑住,大家挤在一起像沙丁鱼一样合盖一条毯子,直到绑匪早上来解锁,他们的眼睛也会被罩住。

被绑总比待在监狱好

但随着时间过去,绑匪开始松懈,甚至说他们被绑架很幸运,因为被绑总比待在监狱好。

撒哈拉沙漠考验身心

除了得时时担心绑匪对自己不利,撒哈拉沙漠的艳阳、暴雨和冷死人的夜晚也一再考验麦高恩的身心。

早麦高恩一步获释的古斯塔夫森说:“你得学着找阴影还有撑过夜晚的寒冷,你得学会用极少的水来生活。”

4.jpg

图中央的是遭绑六年的基地组织人质麦高恩,他在这期间改信了伊斯兰教。

纷纷改信伊斯兰教

而在这六年里,古斯塔夫森和麦高恩都改信了伊斯兰教。古斯塔夫森表示,他通过改信伊斯兰教,借此争取时间让绑匪不要对他下手。不过,和古斯塔夫森不同,麦高恩表示他是自愿改信伊斯兰教,并不是为了取悦绑匪换取获释的机会。

5.jpg

麦高恩表示,在这六年看不见希望的人质生活里,他学会在不利的情况下找到最好的一面,想办法激励自己。

试着逃离现实  不断鼓励自己

麦高恩也提到他如何从一开始的担惊受怕,到最后能冷静地面对每一天:“有时你睡很多,有时你很惨...我试着逃离现实,有时候我会去运动。我试着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最好的一面。”他也不断激励自己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想办法重回家人的身边。

来不及见母亲最后一面

然而,麦高恩的母亲等不到他回来,在今年五月过世。纵使如此,麦高恩说他对绑匪没有恨,因为母亲已经去了“更好的地方”。此外,其实绑匪对他不错,他的需求总是被放在第一位,但是这些都不及自由来得珍贵。

6.jpg

在记者会上,麦高恩开心地和“送礼者的礼物”救援组织工作人员迪可(Mohamed Yehia Dicko)拥抱,感谢他在政府和基地组织间奔走营救他。

获释希望一次次破灭

麦高恩坦承,当绑匪说要放了他时,他根本不相信,因为过去已经有好几次希望破灭的经验。麦高恩说:“我就像这样:‘我过去已经听过了,别担心,我要回到我的棚屋,这不重要。’”

“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直到麦高恩被绑匪赶上车,在撒哈拉沙漠开了两天半来到马里共和国东部的加奥市(Gao),他才开始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投奔自由。麦高恩说:“司机转过来跟我说:‘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我说:‘好。’他说:‘如果你不相信我,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政府没付赎金  为什么走得了?

于是,麦高恩开着另一辆车,穿越大桥抵达加奥市,这一次他真正重回自由的怀抱,而他至今仍不清楚,为什么基地组织愿意放了他。

负责在南非政府和基地组织间居中协调的救援组织“送礼者的礼物”(Gift of the Givers)表示,南非政府并没有支付任何赎金,基地组织放了麦高恩是基于同情心。

上一篇  1 2 3 4 5  下一篇

I 热点 / Hot